0871-66909999
联系我们
手机:
189-8848-3456
电话:
0871-68183456
邮箱:
3300477875@qq.com
地址:
昆明市科高路1615号
旅游攻略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秘境临沧
添加时间:2017-05-06 点击量:
提前很久就开始计划着元旦出游,因雨季放弃柬埔寨王国,因感冒放弃冬季入藏,因惧怕寒冷放弃漠河的日出,因上火放弃成都的诱人鲜辣……最终缘于偶然间听到的地名,也缘于我那七彩云南的情结,距离我的秘境越来越近了。

2006年12月29日,第一班飞机飞往昆明,在机场等候了4个小时,下午4点转乘东航航班,40分钟后落在了秘境临沧的土地上。

临沧,因濒临澜沧江而得名,北回归线横贯南部,西南与缅甸交界,被誉为"南方丝绸之路",四季如春,有亚洲恒温城之美称。

出发前google了所有关于临沧的关键词,知道了临沧是中国佤文化的荟萃之地,沧源佤族自治县是佤族最集中的地区,神奇美丽的阿佤山有闻名海内外距今3500多年历史中国八大古崖画之一的沧源崖画,有与缅甸山水相连的南滚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有建于清代道光年间,集建筑、雕刻、绘画 为一体的云南民族地区南传上座部佛教代表建筑之一的广允缅寺;有保留较完整的从奴隶社会直接跨入现代文明的佤族原始群居村落——翁丁……

于是计划第二天乘坐第一班长途中巴赶往佤文化的中心——沧源。

当晚入住临通大酒店,四星级,8折优惠后的房价240元(含早餐)。定完行程就琢磨不能浪费时间,该去体验民情了,刚巧飞机上认识了一个本地的女孩,约了她和她的表妹带我去吃临沧好吃的东西。一路走一路吃,米线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米线(开始还客气的跟美女说吃不完大家分哈,吃上第一口就不是那么回事啦,要不是考虑胃的承受能力有限绝对要吃第二碗),鸡蛋巴拉塔好似印度抛饼,但味道绝对好于抛饼,还有粑粑卷……如此新鲜的美食摆在我面前,全然不顾淑女风范了。三个人一共花了19元居然吃到撑!

满足的回到酒店,吃着酒店赠送的水果(两个桔子,当地叫泡柑),喝着原生茶(榨取新鲜野生茶叶汁液再兑上山泉水),太美了。

2006年12月30日,早上7点,天还黑着,中巴驶出了临沧长途客运站,湿润的空气一路渐渐凝结成细雨,为我将要前去的佤山增添了静谧和神秘的色彩。

7个小时的车程,几乎都是在每隔数十米就会出现的弯道上盘旋着,幸好我适应得了,甚至享受这身体的左右晃动,就好像读古书一定要摇头晃脑一般。

路上的美景死死的吸引着我的眼球,大脑的内存明显不够用啦,看不过来,看不够……

头一次看到大片的甘蔗地,兴奋的张大了嘴做“啊”状,得意的暗自想着“这肯定是甘蔗”,非常满意的求证了自己的判断,为那点小聪明的逻辑推理美滋滋了半天,还给N个朋友发短信说我看到了甘蔗林。

中午时分,中巴中途停在小黑江边检站休息,下车活动我那僵冷的四肢,顺便接受来自每一双眼睛的诧异眼神的检阅。对比路边小贩,我裹着棉服,围着围脖儿,人家却光着膀子穿个背心和凉鞋,晕啊,我哪有这么娇贵,这就是习惯的问题了!

饿着肚子想路边上寻摸点儿吃的,哪怕是水果也成啊。见识了,多衣果,一种绿色的乒乓球大小的果子,放几个在石头的钵里捣碎,兑上盐巴和小米辣,装进塑料袋里,两块钱一小袋,这居然就是当地人称之为水果的东东了。观摩了一番,斗争了一下,还是没有勇气品尝那样的美味。

一路饿到了沧源,出了长途车站,坐上2元钱的摩的,把我拉到事先网上google到的二星级佤山宾馆。心凉了一大截,很小的门脸儿,光线昏暗,一个黑黑的佤族姑娘在前台接待了我,50元一天的价格对应了这个价格的环境,走上3楼的一个角落,找到了我的房间,冰雪的我楞是以为坏了的门锁原来是有机关的,那是最老式的那种钥匙插在门把手上再旋转开启的锁。来自文明社会的人显然开始局促不安。确认房门锁好,拉严窗帘,站着打量着屋里极具简约风格的摆设,瞬间又想到这里是著名的“金三角”……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了,两眼一摸黑啊,不是我准备不充分,互联网的宗旨是分享,可是没有人和我分享沧源的一切。从酒店服务员那儿确认是打听不出我需要的信息了,计划中的崖画、佤山云海和翁丁都距离我很遥远很虚幻。

到底是只身摸爬滚打了十余年,坚强的美女还是擦干眼泪锁上房门回到光天化日下。站在马路边来回走了两遍,犹豫之后拦下一辆出租车,司机看着很白净,心里踏实了许多,上前打听是否可以包车,商量了价格,说是300元一天,司机给我留了电话,说是如果没有更便宜的可以跟他联系。

基本落实了车的问题,还是心慌,这穷乡僻壤的,移动服务不到位的地方,万一有个什么状况如何应付啊。

茫然中看见马路对面有间超市,光线依然昏暗,很容易就让人误以为停电或者非营业时间。径直走进去脸都没扭无力的傻傻的问了句“有吃的卖么?”没等指点我就发现了旺旺雪米饼。

“姐姐,你从哪里来啊?”一个好听的声音让我扭过脸去,看清楚那是一个佤族女孩,大约十五六岁,模样很漂亮,长得也乖巧,穿着促销的围裙站在好几箱蒙牛牛奶面前。

“我从北京来的”

“啊,我喜欢北京……”

立马儿我来了精神,寒喧之后知道了这个叫李叶倒的小姑娘的姐姐在北京做生意,组织她们在北京表演佤族舞蹈和印度舞蹈。因为奶奶生病几个月前她回了沧源,打算过完春节再回北京。

跟见了亲人一般,我对着这根当时的救命稻草求助,她的同事热情地帮我电话联系上了另一个人李仙平,2元钱又坐上一辆摩的到了相约的电信局门口,李仙平带着我走到一条街的那头,那是承包当地旅游局的来自大理的一家旅行社。老板热情地给我沏上了普洱,开始为我打印旅游行程安排。

为了我的安全,旅行社的老板亲自电话联系之前我谈的那个出租车司机,了解了车型,问清了司机的家乡,又砍了价格……最终决定派一名导游外加一名实习导游陪同我第二天的行程。

说来就是缘分,偏巧那个时候又来了一个人,看上去三、四十岁(身份证证明他实际52岁),听口音上海人。看似和老板很熟络,原来是行走了9个月的驴者。职业嘛也是个导游,一个人穿行于少数民族地区,搜集整理各民族的祭祀文化。那天他刚从翁丁徒步回来,听说我第二天的行程后很乐意为我当导游。哈哈,要不说我运气好呢,从见到李叶倒开始我就感受到了此行的好运气。就这样约定了第二天一名司机三名导游陪同我沧源一日游——翁丁、班洪、南滚河观景台和古崖画。

从旅行社出来时间尚早,三名导游陪同我去了位于沧源县城勐董大街北侧高地上的广允缅寺,俗称学堂缅寺。为南传佛教建筑。建于清代道光年间,是云南省民族地区南传上座部佛教现存建筑中保存较为完整、历史较长、艺术价值较高的一座缅寺,基本保持了原状。

进了寺门看见一堆堆人聚在一起忙忙碌碌,有用竹篾扎祭祀用品的,有做木工活的,更多的人拥在殿前修缮寺庙。殿堂的门窗用透雕装饰,梁枋门柱遍饰漏印的金水图案,技艺精湛,据说是傣族的传统工艺。可惜没能走进去看传说中殿内墙面的10幅彩色壁画。倒是亭阁前方两根红色木柱上倒悬的木雕巨龙甚是壮观,堪称木雕艺术的精品。

出了寺庙后才想起一天了还没吃过东西,路过一个狭窄的巷子叫了一份砂锅饭,上海驴友前一天已经吃过一次,极力推荐。6元,饭里有土豆、香肠、火腿和鸡蛋,另有20个小碟,都是主人自己腌制的小菜,齐齐的码在我的面前,看着都壮观呢。

雨一直淅淅沥沥的下,天色已晚,回到宾馆开始了一宿寒冷中的煎熬……

不到9个平方的房间里可怜的美女翻出两床被子来,垫一床盖一床,用不热的水冲干净了自己,迅速穿上衣服(就差穿上棉服了)钻进被窝,抱着自己蜷缩起来。

2006年12月31日,早上8点半,准时在宾馆一楼与三名导游集合,把背包寄存在了宾馆,准备晚上回来换一家更高级的标准间。前一天抱着自己蜷缩着熬了一宿,还是冷得要命,手脚冰凉到天亮。平均温度在17.2摄氏度的地方未必温暖。说什么晚上回来也要找出比这二星级强的另一家二星级来。

车子开了两个小时左右到达最后的佤寨翁丁,雨还在下,据说这是三个月来的第一场雨,他们说我带来了好天气。

细雨、云雾、炊烟、佤寨、芭蕉树、董棕树、竹林、榕树、梯田……成就了世外的静谧和迷幻。

在佤山,据说一年四季你都可以观赏到宛若仙境、如梦如幻的云海。尤其是在秋冬两季,佤山云海最为壮观。每天,云海随着时辰和气温的变化而变化。一路上不停的让司机停车,好让我们留下佤山云海的美。

可惜设备不够精良,文绉绉的用文字描述一下吧。静如湖水的云雾随着风雨慢慢起伏涌动,舒缓地伸展着,时而翻腾……腾空而起的云海化为云絮盈盈的飘过山腰、飘离山顶,融化在天与山间,活脱脱一幅幅泼墨山水画,彰显了佤山的神韵。

佤族过去普遍信奉万物有灵原始教,差不多所有节日都伴有祭祀活动。一进寨门就感受到了祭祀文化,广场四周都是祭祀用的支架和牛头骨。老树的盘根上也悬挂着牛头骨(打了个寒颤)。

如果不是文明的政府影响到翁丁,恐怕那天我们会走不出这个寨子,或许有幸被当作祭物祈求来年的丰收平安。按照佤族的风俗,家里有新生命诞生的时候是不允许有外人闯入的,因为雨天打着伞没能抬头注意到新生命的标志——院门框上插着的新鲜树枝。听见寨主家成员的喊声,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我就明智的迅速跳回院外。忙不迭的说着“对不起”。导游也忙着解释。寨主微笑着原谅了我们的莽撞。虚惊一场后我不再走在前面,而是平行的挽着导游,生怕无知的再做出不敬的举动。

绕着佤寨的外围走了一圈之后开始参观寨子的局部,穿行于神树、人头祭、墓地、寨中心、佤王府……

佤族的民居分为上下两层,楼上为人居住,楼下饲养牲畜或堆放柴木。粮仓单独建在旁边。建筑材料主要用杂木、竹子、茅草、野藤、竹篾等。佤族建房根据自家的经济条件和人口多少建大建小,头人家的房屋一般比较大,分主间、客间及外间,房中设主火塘、客火塘及鬼火塘。较为普遍的分主间和客间,火塘设主火塘和鬼火塘。火塘是在房内用土铺成的1米见方的土地,终年烟火缭绕,白天煮饭,晚上烤火取暖。房间里唯一的自然采光来源于斜顶开的一个窗户,没有电灯照明,火塘里的火是唯一的光源。坐在火塘边眼睛被熏燎的流眼泪,奇怪为什么他们的眼睛怎么还那么大而深邃。

在佤王府里休息,有幸遇到了寨子里的祭司,喝了他亲手烤制的烤茶,回甘许久。

午饭是村长亲自掌勺,4个人50元,有土鸡、青菜汤、腌菜烧腊肉、炒瓜片(我以为应该就是西葫芦)、自制的腌萝卜干。就算是早饭吃到撑那顿饭也是美味。

午饭后告别翁丁,路过班洪抗英纪念碑,走了二十多分钟的山路到了南滚河自然保护区的观景台。可惜雾气大,没能真切看到热带雨林、动物王国的风采。

下午两点多出发去往具有3500多年历史的古崖画。门票15元。景区自然风光秀丽,森林葱茏,植被茂密,岩壁林立。

沧源崖画是目前发现的最古老的崖画之一,产生于3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晚期,一般在海拔1500米左右的山崖上。当地的佤族人称为“染典姆”,意为岩石上的画。形象地展现了远古先民狩猎、放牧、村落、战争、舞蹈、杂技及宗教祭祀等活动场景。沧源崖画会随日照时间、天气阴晴、干湿冷暖等因素不断地变幻色彩,当地佤族和傣族人说它是“一日三变,早红午淡,晚变紫。”我们到达崖画前已经是傍晚了,加上一天的阴雨,没有了阳光的直射,颜色变成了紫红,透着岩石的湿漉。

晚上7点多回到沧源县城,结了帐后各自散去,我也换了一家80元的高级宾馆入住。

洗过澡美女导游来找我,带着我吃了米干,类似米线的东东,据说她的家乡弥勒的才最好吃。但已经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米干啦。

吃饱了溜达到广场上,当地人每天晚上都会聚在这里打歌跳舞。2006年的最后一天就在和佤族人民打歌跳舞中渡过。

那一天,臭美妞也是孤单告别2006年,惺惺相惜了一番。一点点的伤感中迎来了2007年,准时收到了声“新年快乐!”

2007年1月1日,新年第一天。

记得千禧年的元旦是在茶马古道上行走了十个小时。今天是在长途中巴上晃悠了7个小时。眼睛复习着来时熟悉的美景。

车里什么都有,植物、动物、人、各式编织袋和垃圾。

别人坐的很稳,我抱着大背包被甩来甩去,无奈只好左脚蹬住过道那边的椅子腿,右脚蹬住前排的座椅,那姿势……那叫一个难拿呀。狼狈!

又回到了小黑江边检站,女武警问我一堆的问题。

“你一个人?”

“是呀”

“去沧源做什么?”

“旅游呀”

“旅游?沧源有什么好玩的啊?”

“有崖画呀,还有翁丁呀”

“崖画好看么?”

“好看呀”

“沧源有朋友?”

“没有啊”

“你就一个人?”

“对呀”

……

下午3点左右终于晃回了临沧,又是饿了一天的肚子。出门找了一圈也没再找到第一天吃饭的地方,确切的说是时间太早人家没出摊,喝了瓶酸奶了事。回酒店休息。

2007年1月2日,想着今天也就在临沧周边转悠一下,所以不着急了,赶在10点自助早餐结束前去补充了能量。

吃完早餐跟酒店服务员打听了一天的时间足够去县城25公里外的五老山国家级森林公园,让他们代为叫了一辆出租,150元一天。

上了车就跟司机师傅聊起来,他叫陈建斌,和我认为还不错的话剧演员同名同姓,原本说只管送到和接回,因为有效沟通他很乐意为我带路,陪同我一起上山。

景区内山川壮观、密林入海……美不胜收。

第一个景点去了情人谷,一道狭窄的栈道通往谷底,常年不见阳光的树木周身裹满了寄生的绿色苔藓。

回到停车场,准备继续奔赴著名的五老飞瀑。就在此时远远听到了凄惨的叫声,司机告诉我是当地百姓在“杀年猪”。天啊,只知道形容凄惨的叫声为“比杀猪还难听”,没想到还能亲眼看见杀猪的全过程。那天杀了三头猪,后两头从被围追开始到尖刀刺入心脏……我揪着自己的衣领录下了难得一见的血腥场面。给SS发了短信告诉她这一令我兴奋的消息,回了我一句“不要在我吃饭的时候说这个……”

离开杀猪现场,平复了一下,车子刚转过弯,眼尖的我发现了遥远的地方有座雪山,班东雪山。忍不住告诉本家GG“我看见雪山了”,回了我一句“杀猪跟雪山似乎没啥联系吧……”

停了车,看见一块石头,上面写着“五老飞瀑”并明显的有箭头指向一个方向,毫不犹豫的我们朝着那个方向开始徒步,一个多小时后帅哥说这条路感觉越来越陌生,似乎以前不需要这么久的时间就能看到瀑布。晕啊,问了偶遇的老乡,果然我们错了,那块路牌欺骗了我们。正确的方向恰恰是路牌指引的反方向。折返的路耗费了一个多小时。

回到立着路牌的岔路口,把车上仅剩的半瓶娃哈哈矿泉水平分了。

重新开始向飞瀑行进。

走了俩小时找到了下到山沟飞瀑的路,那叫路么?大概只有山羊可以奋蹄前行吧。帅哥帮我找了根不错的树枝,我拄着树枝艰难小心的下山。沿途满地的羊粪球让我知道这条路没有错。不管谁走过,但是一定可以通到谷底。

不是雨季,瀑布让我们有些失望。

太阳似乎快要下山,无心再亲近瀑布,找到了另一条似乎是人行走的小路,将近俩小时好容易攀爬到了山路上。

慢慢的感觉到脚底生疼,一定起水泡了。两只脚在返途中近乎麻木,机械的挪动,如果没有那根树枝支撑,不知道会是什么狼狈样了。

从爬上来的地方到我们当初下去谷底的地方之间居然间隔了半小时的路程,天啊,好大的一个“V”字。

已经7个小时了,没有进食,没有水喝。一门心思就剩努力听着哪里有水声。湿纸巾不停的擦拭着嘴唇,嗓子眼里冒火,干裂的痛。终于在一个弯道听到了亲切的泉水流淌的声音,太动听了。激动的用水洗手洗脸润湿嘴唇,可是发愁没法儿大口喝到泉水,好在司机聪明,把烟盒外面的那层塑料膜撕下来,刚好充当接水的容器。

有了这几口水,恢复了一些体力,走到林场又喝了些山上引下来的清澈泉水,冰镇的效果,太爽了。

伴着夕阳我们终于在天黑以后回到了车里,整整9个小时啊。

颠簸的山路全凭司机娴熟的车技顺利走了下来,回到县城已经晚上9点半了,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是11个半小时。叔叔的巧克力太有先见之明了,一块巧克力就是我全天的能量源泉。

晚餐在“腐败路”找到一家没有关门的“竹笋鸡”,美味!绝对是美味!笋是四川运来的,鸡是乌鸡(在我感叹是乌鸡的时候,帅哥平静的说了句“我们这里都是乌鸡”)。为了庆祝共患难,我们要了两杯杨梅酒,香!

回到酒店,洗了热水澡躺下,今晚大概可以一觉到天亮了。

钻进被窝正要短信向SS道晚安的时候,余光瞟见有个黑色移动的物体,蟑螂!四星级的酒店呀,居然还养着小强,敏捷的我拿起枕头一个大背摔把蟑螂拍在了地上,观察了一分钟,确认它没有再从枕头下爬出。

2007年1月3日,上午10点半,飞机落在昆明,距离晚上回北京的航班还有十来个小时。

吃了两顿大餐,湖边看山看鸟……

有些事情是要记下来的:)

萝卜站在水里好累呀,为什么会站着呢?是站着的吧?

小巫婆的神术忽悠了出色的石头

好吃的虾有人不让丫头吃,故意输掉猜拳好让自己吃了大半,恶劣呀

放了辣子的鱼汤好甜呀

看了左边一眼,没有影子,溜得好快啊

我那长途跋涉的牛奶呀……牛奶喝掉,盒子拍照

还有什么都记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