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1-66909999
联系我们
手机:
189-8848-3456
电话:
0871-68183456
邮箱:
3300477875@qq.com
地址:
昆明市科高路1615号
旅游攻略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在普卡旺体验了生活
添加时间:2017-05-06 点击量:
我在普卡旺体验了原始共产主义的生活
独龙族原先大都居住于独龙江两岸的山坡上,由于年代已久,草木结构的房子异常破旧、屋外环境脏乱、室内光线昏暗,每家每户相对独立地过着原始的居住生活。

近年,当地政府实施了扶贫帮困的实事工程,在沿着独龙江两岸原居住区附近,分别为独龙族民众建起了相对集中的村寨建筑群,并为每户配备了招待用房,这样,既提高了独龙族民众的生活质量、又便于集中管理,还适应了当地发展旅游业,提升民众生活水品的总体策略。

普卡旺村的建筑群,合计有13户居民,每户除拥有自住的70平米建筑面积外,政府还为之配备了45平米以上的招待房,并由当地政府委派的年轻干部罗新驻点,帮助和指导村民从事客房的经营等致富工作。

普卡旺隶属于孔当行政村,距孔当5公里路程,杨辉开着小面的、沿着翡翠绿的独龙江,将我接到了普卡旺­——

与奔腾喧嚣的江水相望,依靠葱茏的大山,一排整齐的建筑跃入眼帘。毗邻相连的每家每户,全部由原木横着搭起结实的外立面,屋顶的斜顶上,整齐地铺着厚厚的稻草,在屋斜顶的三角区域间,由各种鲜艳色彩拼成的木条异常抢眼。顺着每户相间的小道向里望去,每户的门外都建有一个装有护栏的平台,平台外面,是一小块用细竹竿圈起的小花园。

走进接待房,里面却是一个标准客房,从独立的配有热水器的卫生间、光线通透的百叶窗、白色的床单和被子中,可以看到罗新们辛勤的成果。

放下行囊,独自来到对面绿透了的江水边。但见上游高出水面约六七米,一座铁索桥横跨两岸,桥下,江水势不可挡地由上游滚滚而来,河床内的巨石阻档着激流,迫使其从侧缝间卷起层层白色浪花夺路而下,并不安分地翻腾着,吞噬着下游翠绿的宁静。转回视线向河中望去,一位独龙族汉子,拿着1根圈折成弧形的、约6、7米长的竹竿和绿色尼龙绳做成的捕鱼工具,不时来回地趟踩在河流中,并一次次高擎双鱼竿,又猛然向激流投下网去,而后双臂夹着竹竿,双手用力托起渔网,并在一次次落空后、重复着再来,间或可以远远地看到他用手从渔网内抓起捕获的鱼儿,放进腰间的竹篓。河水的对岸,是一座长满绿丛的峭壁,虽仅仅隔着宽约十来米的河水,但随着夜幕的降临,则陡然生出一些神秘的感觉……

傍晚,我应邀来到一户独龙族人家在新居旁搭建的伙房内。罗新及村内一位从事接待服务的女孩正与主人谈笑着,见我来了,忙起立招呼我和他们一起,围着火塘就坐。火塘烧的很旺,映衬出周边一张张火红色的脸。主人是一个不到40来岁的汉子,昨日他在山间发现并获得了一个蜂巢,听说有远方的客人来到,便让罗新邀请我共同品尝。

一直听说独龙族民族好客的美誉,有福共享,见者有份,是独龙族从原始部落形态、跨越至现代社会、保存下来的淳朴的民风之一。在接下来的对独龙族的探访中,这种具有原始共产主义特征的民风,还不止一次地让我有所触动!

我边品尝主人们为我加工的奶茶,边看着他们将蜂蛹倒入油锅,不一会儿,小木屋房内就弥漫起一种特别的香味,当接过主人盛满蜂蛹的纸杯,并看着杯内一条条米色的、肥软的、可能是充满胶状液体的蛹虫时,平时连肥肉也不沾边的我,竟然一反常态,毫无顾忌地和主人们共同品尝起来。
说来也怪,入口的蜂蛹脆糯相叠、香味瞬间充盈了口腔。

为了让我多尝到一些独龙族的特色饮食,主人还特意在一部分蜂蛹中倒入了2斤高度白酒,熬制成别具风味的“夏啦”请我喝。我之前在丙中洛曾经喝过一次,但据说那是傈僳族餐桌上的珍品,且用的是当地特有的野鸡熬制而成的。我不是美食家,也辨不出两种饮品的差异,但两者都有着共同的甘冽、醇香的味觉,而全然没有普通白酒的辛辣、冲鼻的刺激。

在草木屋内,围着火塘,喝着“夏啦”,就着烫烫的烤土豆及金换色的烤玉米苞,无拘无束地谈笑着,这或许是独龙族民众最为惬意的一种生活了……

次日清晨,云雾缭绕在普卡旺两边的大山上,从云雾间探出的山的轮廓忽隐忽现,对面的独龙江水,不知疲倦地撞击着岩石、并发出哗哗哗的声音。为了更全面地将独龙族文化带回东部,并通过网络传给更多的旅行爱好者,应我的提议,罗新便通知每家每户都排一个代表参与拍摄。镜头内,身披独龙毯的村民们或聊天、或打鱼、或舞蹈、或射箭。拍摄中他们所表现出的那份友好、热情、随和及认真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