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1-66909999
自助游
联系我们
手机:
189-8848-3456
电话:
0871-68183456
邮箱:
3300477875@qq.com
地址:
昆明市科高路1615号
自助游
当前位置:首页 > 自助游
带你游怒江
添加时间:2017-05-08 点击量:

价格:¥0.00
怒江,萨尔温江(Salween),中国称怒江(Nu Chiang或Nu Jiang)。怒江是中国西南地区的大河之一,又称潞江,上游藏语叫“那曲河”,发源于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南麓的吉热拍格。它深入青藏高原内部,云南省的怒族把怒江称为“阿怒日美”、“阿怒”是怒族人的自称,“日美”汉译为江,含义为怒族人居住区域的江。怒江在西藏嘉玉桥流入他念他翁山和伯舒拉岭之间的峡谷中时才正式叫怒江,嘉玉桥以上为怒江上游,称为那曲河;西藏嘉玉桥至云南省的泸水县为怒江的中游,进入云南境内以后,怒江奔流在碧罗雪山与高黎贡山之间,山谷幽深,危崖耸立,水流在谷底咆哮怒吼,故称“怒江”。
怒江东有碧罗雪山,每年的农历正月初二至初四的三天里,散居在怒江各地的傈僳族人都要举行一年一度的澡塘会,澡塘会时,江边上有老乡的帐篷,在路边,还会有几户小贩在摆摊。
据说洗浴的人们十分讲究文明礼貌,男女之间彼此尊重,他们用圣洁的温泉水洗去一年的污秽,迎来吉祥。
从大理出发,路过保山 到达六库,现在的州府,在泸水县城看见了一队马帮,我儿子睁大了眼睛,稀罕的望着,直到他们走了很远。以后路越来越难走,道太窄,路遇好几处塌方痕迹。我们赶到福贡时,正好赶上了一个教堂做礼拜,附近的村民们穿上了节日的民族服装,五颜六色,一点都不假,结伴赶往教堂,我和儿子也不落后,随着进了教堂,神父庄严地讲着,男女老少爷们都在听讲,更有年长的儒雅老者,戴着眼镜,认真的读着经文,
年轻的女人们是唱诗的主力,小伙子就着一把电吉他和一架电子琴伴奏,四声部,配着虔诚、自然的动作 (有照片的),边唱边舞,好美!儿子倒不以为然,在逗几个更小的小孩子玩,顺便把我们准备要送的一双鞋和两件T恤衫给了他们,他可能嫌他的包重,不想再往山里背了,随他吧。


车过石月亮乡,我们下了车,本想进山呢,可一问,进山要翻山,三天才能到的,“你带着,这么小的娃娃不行的”好心的村民劝说我。我只好放弃了,又搭上过路车赶往丙中洛。
在高黎贡山山脉中段3300米的峰巅,有一巨大的大理岩溶蚀而成的穿洞,洞深百米,洞宽约40余米,高约60米,沿着怒江北上,百里之外,就可看到这个透着白云蓝天的石洞,它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石月亮。它仿佛是开天辟地就耸立在那里,在僳僳族古老的大洪水神话中,它就已经存在了。
石月亮有着动人的爱情故事(百度可查询),石月亮乡以僳僳族为主,僳僳族人民能歌善舞,石月亮山的石月亮村寨出了很多美女,有名气,据乡街上的村民讲,有一个河南人,姓王,人称老王,常来这一带山里山里拉婚,有拐卖妇女的嫌疑。


在从贡山到丙中洛乡的路上,我与儿子租了一辆小面包车,司机姓陈,是个小伙子。在怒江第一湾处停了下来,让我们拍照,蓝绿色的江水在这里形成了一个湾,湾的那边有几户人家,确有山水如画的感觉。
住在丁大妈家的旅馆里,她家的黑狗通人性,我和儿子在屋里睡觉,主人吩咐它后,它就趴在房间门口,帮着看着门。
丁大妈是藏族,做旅馆多年,她兼看管天主教堂,家庭成员有好几个民族。善唱歌,性格开朗、精明,旅馆里就是厕所离得太远,那里还有一个太阳能热水器呢,
怒江鱼很少,长得很特别,形状细长,小刺非常多,而且小刺长得也很有特点,有属于冷水鱼,不好养,刚好那天有一条鱼,我们赶上了,鱼汤颜色发白,喝起来比较鲜美。怒江的鱼好吃。那天我和儿子先洗了个澡,吃饭时我了不少苞谷酒酒 ,真解乏啊!

过江溜索儿子不敢过。
怒江温差很大,早晚穿衣多有些凉,中午穿短袖,又嫌太热,一点都不夸张。


下午一点左右,离开丁大妈家,丁大妈给我们介绍了一个藏族女导游,来回50元。在进山的路上,看见有一男一女,搂着脖子,拿着一个酒瓶,摇头晃脑地边走喝边酒。他们是恋人,难得啊,因为这里的女人常被山外的人拐走的,连孩子都不要的,这里太穷了!傈僳族人不会盖房子,随手几块木板,搭一个房子就行了,不过现在好多了。当地的人很喜欢喝酒,不管男女老少都一样的习俗,赶集卖了钱,打一壶酒,一同赶集的人要一块搂着脖子把酒喝光,以示乡亲间的同心同德。他们叫这为“同心酒”。恋人就更得这样了。苞谷酒,两元一瓶。喝多了就在路边一躺,什么也不管,来的路上就见过的,司机只好小心地绕开。如果你要送他回家,他会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认为你是看他的笑话。

没想到,俩人又唱起了歌,一张嘴竟是俩个声部的小合唱。好听。


“你们家有多少个民族?”,“五个。”。
据考——“傈僳”之名是从傈僳语“礼耻苏”演变而来的。“礼耻苏”的意思是住在山林或山区中的人。从青藏高原到川西河谷,再到澜沧江、怒江峡谷,数千年的迁徙、行走,他们都没有离开过高山。山林河川哺育了这个民族,山林河川之物也成为了傈僳族的氏族图腾。如熊氏、虎氏、鸟氏、鱼氏,这些都与渔猎有关,而蜂氏、竹氏、茶氏、麻氏、荞氏等则与山地采集和种植有关。


傈僳族人的游荡与迁徙,是从明朝以来的400多年间,长期留在了怒江峡谷。怒江峡谷就是傈僳族和其他几个少数民族的家园。


路上,见着许多人家把看好的柴,整齐地摆在路边,各家都有自己的记号,不会乱,正走着,藏族女导游喊停,朝山上喊了几句,瞬间有了回声,再看路中间,躺着几根木头,是有人在上面砍木头,若不是有经验的人带路,还是很危险的。途中遇到的老乡们绝大部分非常朴实,老乡很淳朴,得知我们要去的地方,还亲自带我们走了条近路,还笑着、比划着目送我们。虽然他们说汉话不是很好,只能说几句,但一点也不影响他们对我们的热情。只是老乡们抱怨一些外来的游客不诚信,有时爱耍个小聪明,说大话骗了他们,让他们很不愉快。
这里讲个真实的笑话,一位藏族女导游,名字叫尼玛,普通话又不好,还要强说,车到一站要休息,她就对游客们说了:“我是你们的导游,我的名字叫你妈(尼玛),我们要在这里洗(息)半个猪(钟)头,过后再走。”,有游客就笑了“咱妈让我们洗半个猪头才能走啊,两人一个,赶快找猪头去啊。”一车人都笑了,尼玛脸红了。我儿子听了以后都笑岔气了,眼泪直流!鼻涕直喷!

终于 走到了钢拉混凝的胜利桥,旁边还有一座废弃的老桥并排在胜利桥边上,说它老,只较新桥而已,也能过人的,看见了荼拉姆的标志木牌,我和儿子勇敢的沿着老桥走了过去,
两条小路向右走、向左走都有路,这是踏上了真正的茶马古道了。

当年的茶马古道至今保留着马蹄印。在石头上刻出来的小路,留有一个个日积月累走出来蹄印的马帮足迹。岩壁上也有不少的痕迹, 当年田壮壮在此拍摄了《茶马古道》。就在这时,一辆小卡车,沿着崎岖的山路行驶着,车上还有五六个村民站着说笑着,我和儿子真为他们捏了一把汗。我们是不敢做的,向左的路直通德钦,只是路刚修通,不太好走,走的人很少,我儿子也还小,要不然我们也就直接去梅里雪山了,没必要再从中甸上去了

山里的空气就是好,呼吸起来觉着凉、润、还有农村野地里特有的树草味。满眼都是绿色,眼睛也舒服极了。
那天回去的时候,天气不够晴朗,云很多,远处雾蒙蒙的,景色就是原生态的农村景色。
在高处看怒江, 怒江变成了像群山谷里的小河一般。怒江,每年的4月底到11月中旬是黄色的,12月到来年的3月是绿色的。黄与绿,是怒江的两种颜色,沿路上小水电站太多了,极大的破坏了当地的怒江植被及水生态环境。
这次旅行没去独龙江,不通车,要徒步或搭便车才行。
去了香巴拉宫遗址(也叫普化寺),普化寺是喇嘛教寺庙,据说普化寺里能够看到嘎娃嘎普雪山的风景,那天天气不好,云很多,所以没看到。寺里没有一点商业气息,祥和,规模不大。进去后在佛像前虔诚的跪下,许下自己的愿望。

还到了知子罗。知子罗——西汉武帝的时候就已经存在,1954年成为怒江州的州府,1974年,怒江州政府搬至六库,虽然知子罗变为废城,但还有部分房子里面住着一些人家,木头房子外露的梁子和窗户上挂着腊肉。

沿途还看了几个教堂,重丁村的教堂。是个天主教堂,法国的任安守神父1898年来到这里,1937年长眠于此。教堂每个星期天礼拜,唱诗班的歌声被众网友称为天使在唱歌,可惜我们时间不对,没能听到。
在去老姆登村的路上,遇到了一位教堂的老乡,一路带着我们,说着他们那个教堂的历史。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的一对传教士夫妇来到这里传教,1949解放时丈夫回到了美国,妻子去世埋在了老姆登。老乡说,这些传教士对当地做了很多事,但当时交通不好,只靠走路和骑马,山上经常塌方,一些传教士就死在了路上。有一些传教士到了村子,当时的村民不接受,打死了好几个,剩下来的通过多年的时间才感化了当地人。解放以后又遭遇各种运动,信教的村民被抓了起来,被判刑多年。现在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一些老乡们又回来了。老姆登村现在有1000多人,信教的有600多人,每个星期天礼拜,用怒族话和傈僳族文字来传教。黑板上的文字就是傈僳文,又叫僳文。我本来还想买一本留作纪念呢,只可惜犹豫了一下,就错过了,教堂是多年前修好的,以前传教是在茅草屋里进行的。
茨中教堂我没去,我只想去一些原生态的旧教堂看一看。


看边民的老教堂时,我被信仰的力量深深震撼着,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来自国外的传教士默默辛勤的耕耘着这片土地,与当地的人民逐步融合在一起,信奉他们的宗教,繁衍着后代,努力生活着,且快乐的生活着。我认为世界上任何民族的信仰,都值得尊重,有信仰的人,是幸福的、快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