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1-66909999
联系我们
手机:
189-8848-3456
电话:
0871-68183456
邮箱:
1421906333@qq.com
地址:
昆明市科高路1615号
旅游攻略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攻略
随心游(一)
添加时间:2017-05-11 点击量:
两台车,行程重庆——贵阳——普者黑——抚仙湖——大理洱海——丽江——泸沽湖——乐山大佛——重庆,历时九天。
只规划大路线,没有预定,是开哪儿住哪吃哪,跟着导航相当随性自在,非常嗨!

第一日
7月31日,8:30出发,重庆——贵州(高速路)
三家人,两台车,一场两天前说走就走的自驾游。
8:30——12:00,抵达贵州遵义,随便小餐馆午餐,参观革命纪念馆约半小时。
遵义——贵阳——安顺——关岭县城。
18:30,宿关岭新城爱琴海主题酒店。
晚饭街头:小苗人烤鱼,大赞!
为什么总爱在路上?
是对日常蜗居生活的反抗,还是天生驿动的心渴望流浪?是世界那么大,我要出去看看的好奇?是心懒了思考的重量,需要沉默的脚带它出去呼吸新鲜的氧?抑或是你想多了,其实我什么都没想,美景在那里,新奇在远方,什么理由都不需要,我只是放马自己随便走走,走出烂熟生活圈就好。
关于贵州,转述一朋友说余秋雨的话:它就是美!
余秋雨说过这话?简单直白、一根肠到底的话?印象中无,且当他有好了。也许他古往今来咬文嚼字累了叹口气,遂成经典。
游遍世界的人面对贵州的穷山恶水说出这话,我觉他有几分真情在。

高速路旁山坡绵延无边,白云亦绵延无边。
看倦了都市高楼黑白灰的眼陡然看到这么多云,第一个念头是欢喜。
谁会厌烦云呢?
那么纯洁、无瑕、娇柔,不属于地面,不染尘埃(请忽略它物理本质),属于天庭飘然经过人间,像毫不设防的稚子招人喜爱,而翩若精灵的姿态又像娇羞女子惹人怜。它俯瞰人间,对即使十恶不赦的坏人说:“快来我的怀抱吧,让我抱抱你,温温你。”凡是被云抱过的人,永远不会再做坏人了吧?
这是纯白的魅力,飘逸的魅力,拥抱的魅力,只有一个名字——云。
也只有云。

有云的天,不会空。
时常看云的人,不会活得潦草和世俗。
而云看久了,会越来越寂寞。看云的寂寞和云一样,永远无解,人为何生而为人?云为何生而为云?都是一些可以入定的问。张艾嘉拍过一部电影,一幕:男子递给暗恋女子一叠厚厚照片,画面是各式各样的云,每张背后都记录拍摄时间,他说:“这就是我想你的时候。”语气淡淡,飘若薄云。
忘光了所有情节,只记得这一幕。
看云久了会想起心中深藏的某个人?只有她在心底永恒如云?然而情缘轻盈如云,你永远触手不可及…

关岭是个不起眼的县城,“小苗人烤鱼”值得一提。
同酒店一条街上,细雨蒙蒙中,拖着孩子随便定的一家,出乎意料的好。
同街别人烤鱼25元一斤,他要30元,老板一对中年苗族夫妇,与汉人无异。两人言笑晏晏,但表白却铿锵有力:“我贵5元有贵的道理,你信我嘛!”
厅堂不大,当街开门,厨房就在门口,想来是为广告。一口巨大铝皮锅炉,底部开一小口送碳,顶端一小门可移开做窗观察内部情况。烤鱼会附送一锅菜,老板娘劝:“你们人多,选一条大鱼不如选两条小的,送两锅菜!”实在人。
终于两条鱼出炉,老板亲自上场。只见他小心用筷揭开鱼皮,一手操刀轻轻在鱼身划拉,然后弓腰半蹲马步,屏气凝神,换一盐瓶在手,从左到右从上到下洒遍鱼身,再换花椒瓶、味精瓶、辣椒瓶,如此三番轮流上阵,每个步骤都如庖丁解牛一丝不苟,仿佛张大千作画李白挥毫写诗,端的是行有行规术有专攻,敬业无他,唯心诚耳。
及至端上桌,果然异香扑鼻,众筷雨点而下,倏尔咂舌声四起……
第二日
8月1日,8:00出发,关岭——兴义——入云南——五龙——普者黑(高速路和山路,尤其通往普者黑都是山间羊肠小道,天雨路滑,弯多路险)
午餐五龙,壮族自治县,路边简易小倌午餐。
晚住普者黑“望雨荷楼”。
7:30,关岭县城醒来。在顶楼露台等待早餐,被县城的清晨小小惊住。四面环山的城小而紧凑,笼罩晨曦中有日出前的宁静安然。又是一个僻静的地方,自有它按部就班、不为世人察觉的一生。

8:00,早早上路,今天又将是一路长程。
全程高速畅通无阻,但天象不同昨日。贵州山名不虚传,十里不同天。进一个隧洞前还阳光懒懒,出洞已阴雨连绵。但心情在路上,阴晴都无关。
沿途的山高耸起伏,都是圆丘状,孤立,不粘连,但也并不决断。像桂林山移到陆地上,很适于儿童作画,可惜幺儿在车上闷头画男女孩。随他性吧,人生难得是“尽兴”。尽由性情,恐怕只有在年少才能真如此。教育是什么?懵懂中由着自己胡乱涂抹,也是自我发现的一条途径。
教他背《弟子规》,绕口令,古诗,然后他和程陈妹妹玩木头人,看动画片,学唱流行歌。幺儿昨天晕车了,今天看来已经适应,真好。就算不再有别的收获,这一条身体耐抗力已是成长。旅行与他们并没那么大的意义可言,在路上就是成长。
窗外的圆丘渐渐蔓延,不险要,间或闪出零星的房屋,白墙黑瓦,青山中醒目而有格调。起初我羡慕房屋主人们朝夕相处的自然风景,转而想:他们如何去大都市?去趟县城走两三天?周围没商场游乐场医院电影院,孩子们如何读书求学?扩大朋友圈?呃,也许想多了,寡死山间也是寻常一生,无数我不知道的人正过着这样一生。倘若和战乱他国比,已是天堂。人,真是生而有命。
众生贫如草芥或贵重如珍器,全看造物主那天撒豆的心情而已。
谢谢他,给我的命,还算行吧。

一路天阴雨,下高速,已入云南境内。
路况虽好,但弯度太多太急,天雨路滑,突然遇上最不想遇的——塞车!前面一大油罐卡车停在路边,空气中都弥漫厚厚油味。原来山体有一截小滑坡,司机想躲闪斜了方向盘,车头滑出路面,车身歪斜,万幸未倒!这一路大卡车极多,不得不超车又提醒吊胆。想来真后怕:万一遭遇滑坡的是我们?万一塞车太久不慎油罐车起火?……
终于疏通路面,驶过油车旁细看,驾驶室完好,司机却不在。不知他在这雨天的荒郊如何求援?又何时才能返回自己的家?后面的载货大车们又如何通过?……都是奔波糊口的人们,为他们祈福平安呃!
低头,再次感恩自己的命。
12:00,终于看见一路边小饭馆可以吃饭。
自驾游不太喜欢预定餐饮住宿,随性,走哪儿吃哪儿住哪儿。虽然累些但也流浪感十足,也算与都市生活有别的趣味吧。
门口有一壮族打扮的老婆婆来卖山珍——鸡丝菌,一百元一斤!王琼说,这菌熬汤超美味,可惜长途不便携带。
老婆婆面色镇静,不乞求不卑微不磨缠,年岁虽高但肤色光滑白皙,在城市同龄人中绝对算佳人了,想是居住山林空气新鲜,常吃山珍的缘故?
老天爷公平,给你一物必换一物,如果给你她这一生——你换不换?
下午5:00,终于抵达逐梦第一程——普者黑。
好名字是好皮相的缩影。
普者黑——彝族语中指河虾众多、水草丰美地。如按照汉族习语改成“鱼虾乡”?倒是直白了,却显得经济营生,烟熏气燎;改“荷花塘”?景美,但美得平铺直接,没有曲折;改“彝水寨”?异族生活新鲜,但也固步自封了局限。
我反复思量还真不如“普者黑”!至少初看这三字我大脑白茫茫,浑不知底细然。“普世”的“普”,“行者”的“者”,“黑”字如马横空出世。如果换普者白、普者绿、普者粉、普者红……呃,惨不忍听!还是“普者黑”有一语中的难以言传,它明明有所指,但就是不知所指为何。“黑”是最妙的那滴化学剂,名字一下就亮了、奇了、妙了。
然而梦想太迫切往往失望也来得迫切。
普者黑,开放式山水自然景区。其实就是彝族人的村庄,他们聚集这里,打鱼、采荷、荡舟,你要把他们隔离出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其实,是我们长途跋涉来参观他们的生活。“爸爸去哪里”炒红的地方,明星效益而已。只参观不坐船不会买票,进洞则另算,但洞洞相似,见过自家重庆武隆芙蓉洞,其余的不太有惊喜。
概括说,普者黑就是桂林山水的浓缩版加江南水乡的荷花遍植,而已。
的确空气清新,山水纯净,尘埃未染。仿佛乡野秀女突然选入皇宫,登时贺者云集而门庭狭小相形见拙。一路上,随处可见乱堆的生活垃圾、建筑垃圾,让人心痛。马车拥挤,随处动工的客栈,各式装备的游客熙熙攘攘,混杂其中的当地居民兜售烧烤……我们国家很多4A甚至5A景区都是浪得虚名,玷污了发现者的初心。

第二日
8:00,细雨游普者黑,赏景,乘船200元一人(虚高票价),1,2米下免,学生证老年证半票。
午餐后2:00出发,普者黑——昆明——抚仙湖——建水县城。
晚宿建水网乐宾馆,简陋。晚饭建水特色豆腐,据说上过央视“舌尖上的中国”,其实难吃,也许是个人口味。
清晨特意早起看风景,普者黑沉浸在清冽寂静中,可惜四周工地宛如补丁。其实最好的维护就是仿修彝族屋舍,一栋栋不露声色融入当地村居中。这样我现在看到的会是左邻右舍彝族人的日间生活,然后乘船和他们一起采荷打鱼,体验一把少数民族,岂不美哉?
现代化容易,雷同容易,唯独自己与生独具的特色和那份原始最不容易。
真心不希望它成为第二个丽江。

乘船游湖200元一人,价格不菲。其实我们三个成年人更玩得不亦乐乎,不分男女,你可偷袭别人也被别人偷袭,很快我们便全身精湿,但这样破除陌生人间隔的大混战真爽啊!
每个成年人身体里都住着一个孩子,哲理!
出来坐电瓶车原路返回停车场。沿途风光秀美,可惜下雨我们浑身水湿只能匆匆浏览。这其实是旅游的硬伤,再美的风景都只能浮光掠影。可惜人到中年后我才明白这一点,我渴望能精读的旅游。
男人们找了地方钓鱼,还居然钓了条大肥鱼!溜回去午餐红烧,鲜美如天外物,鱼籽特多,边吃我们边祈福。
想来这也是彬彬绅士的游客们不屑为的,但万事有两面,他们岂能享受这种乡野乐趣?游普者黑多了去了,吃普者黑鱼的人也多了去了,可钓普者黑鱼的有几?呵呵。
路过一荷花塘客栈,细雨蒙蒙中,难得清空自己,独对荷花表白。

云南气候,五里不同天。甫而小雨毛毛,甫而大雨瓢泼,砸玻璃窗噼啪有声,甫而大雾浓郁,高速车速低至60公里,必须闪灯前进。但甫而过一洞又阳光灿烂,十余米后甫而又大雨劈头……
可喜云南山势开阔低平,视野深远,再配上大军压境般的黑云滚滚,天地这一幕如同只黑白两色的水墨画,瞬息间变幻出万千色彩,叹为观止!这只能是水墨画,不能是油画或别的其余,因为这是仅仅属于中国的天和地!
一下午辛苦开车,终于抵达建水县城。